您的位置:主页> > 玩家心得 > 正文

从这里观察“中国奇迹”

发布时间:2019-5-31 17:10:32 | 作者:奇迹sf | 来源:www.reborn-china.com

  编者按:深圳蛇口、小岗村、博鳌、上海钱桥……40年前,它们是落后村镇;40年间,它们扛起改革开放的大旗。它们不单单是一座城一个村,更是一个个“改革地标”,成为世界观察“中国奇迹”的最好窗口。本版通过对比一张张照片,讲述一个个故事,记录“改革地标”的今昔变化,展示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国家取得的伟大成就。

  微波山,本是深圳蛇口半岛的一座无名小山丘。因1979年我国第一个商用对外通信微波发射塔建立于此而得名。同年7月,中国改革开放第一炮在此炸响。作为半岛最佳的观景台,微波山上看到的风景最能诉说蛇口这个改革地标40年来的巨变,诠释什么叫沧海变桑田。

  上世纪70年代,从微波山往东俯瞰,蛇口半岛的六湾一带人烟稀少,宛如天地初开。到80年代中期,明华轮已坐滩六湾,首个商品房小区刚刚落成,城市开始生长。90年代末,一座座高楼大厦拔地而起,一个个城市地标浮出地面。进入新时代,再从微波山上看六湾,俯瞰变成了仰望,蛇口长大了。

  微波山顶看到的风景日新月异,微波山脚下的一句标语却影响中国40年——“时间就是金钱,效率就是生命”。伴随着改革开放的一声春雷而诞生的这一观念,是深圳精神的逻辑起点,也是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破壳的标志。

  如今的蛇口,已从一个偏僻荒芜的小渔村,发展成人均GDP超过6万美元的现代化、国际化的滨海新城。这里既有展现深圳形象的城市地标——海上世界,更有深圳走向世界的“海上门户”——蛇口邮轮母港。这个由招商蛇口倾力打造的4.0版本的“全能型”港口,是集邮轮、旅游、金融、商贸、物流为一体的创新型邮轮母港。开业近两年来,已累计接待出入境邮轮游客52.23万人次,共计迎来九大邮轮品牌,13艘不同类型邮轮靠泊,开港首年即实现双船同泊。(记者 严圣禾 通讯员 方立)

  冬日的海南博鳌,温暖如初夏。旅游大巴一辆接一辆地驶入东屿岛,临近博鳌亚洲论坛会议中心时,车上的游客被眼前美景所吸引,迫不及待地拿出手机,隔着车窗就开始一阵狂拍。

  看着眼前的情景,博鳌镇东屿村党支部书记莫泽英不由感慨:“17年前,做梦也想不到我们东屿岛会有这样一天!”之前的东屿岛是个鱼米之乡,农民靠养鱼养虾种田丰衣足食,但是交通不便,出岛都靠船舶,有水灾的时候还要靠部队的救援。

  2001年2月27日,博鳌亚洲论坛成立。从2002年开始,论坛每年定期在博鳌召开年会,论坛永久会址设于博鳌东屿岛,这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  如今,博鳌已从名不见经传的渔业小镇成为举世瞩目的外交小镇,田园风与国际范完美交融。2017年,博鳌镇全年接待游客580万人次。

  今年,习总书记在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上发出坚定改革开放的有力声音: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,只会越开越大!

  4月14日,《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持海南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指导意见》正式发布,以海南为新标杆,中国向世界展现了新起点上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新蓝图。

  “现在海南正在建设自贸区、自贸港,我们又迎来了新一轮大发展,日子越过越有奔头了。”莫泽英满怀信心。(记者 王晓樱 通讯员 王秋玉)

  1978年12月的一个冬夜,安徽省凤阳县小岗村的18个农民按下红手印,以“托孤”的形式签订“大包干”契约,将土地承包到户,由此拉开了中国农村改革的大幕。

  2018年2月9日,小岗村进行了首次集体资产股份合作社分红,实现了从村民“户户包田有地”到“人人持股分红”的转变。从“大包干”的“红手印”到确权颁证的“红本本”,再到集体股份合作、“三变”(资源变资产、农民变股东、资金变股金)改革的“分红利”。

  小岗村40年的风云,在当年大包干“生死状”执笔人严宏昌的脑海里一帧帧闪现:1981年,大丰收,卖了余粮后,严宏昌花2000多元买了拖拉机,成为全公社第一个私人拥有农机的人。从那开始,多数小岗人在几年间完成了住房的升级换代。

  “一夜迈过温饱线,二十年没进富裕门。”小岗人心有不甘,上个世纪八十年代,大包干带头人走进南京,帮小岗村村民卖鸭子,远赴深圳寻找市场。1989年,小岗村与香港一家企业成立合资公司,严宏昌成为小岗村历史上第一位董事长。

  2004年,“包二代”、严宏昌的大儿子严余山,毅然离开土地,带领村里青年在上海打工创业,闯荡北京创办公司。2014年,他返乡创业,兴办了小岗村第一家“电商店”,并担任村党委委员。

  2018年8月1日,“包三代”、严宏昌的孙女严海月考入安徽财经大学,成为小岗村00后第一位女大学生。

  严宏昌知道,他的后代和小岗村一样,还将在路上,因为,中国的改革开放,也永远在路上。

  目前,小岗村流转土地面积已占可耕地面积的60%以上,以集约型现代农业的形式经营,实现了土地经营效益的最大化。昔日泥泞的土路已经修成宽敞的水泥路,破草房已经被大包干纪念馆、鳞次栉比的农家小楼、各式商店和农家乐所取代,那些曾经在破草房前玩耍、衣衫褴褛的孩子,已经衣着光鲜地成为小岗发展的顶梁柱。(记者 常河)

  1982年12月23日,《光明日报》在头版头条位置,发表了题为《助理工程师韩琨工余受聘贡献技术帮助攻关——救活工厂有功接受报酬无罪》的报道。由此,“韩琨事件”轰动全国,“星期日工程师”也从此成为兼职科技人员的“别称”。

  “韩琨事件”当年发生在上海奉贤钱桥公社(现已并入奉贤区青村镇)。当年的公社党委书记刘正贤回忆说,那是1979年,钱桥橡胶厂连年亏损,打算开发新产品。上海橡胶制品研究所助理工程师韩琨受聘担任了技术顾问,经过近一年的努力使得该厂绝处逢生。不料,因为3400元劳动报酬,他以受贿罪被检察院起诉。最终,经由《光明日报》的报道和历时数月的讨论,韩琨的行为被中央政法委认定为不构成犯罪。

  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,真真切切在钱桥得到验证。从1980年投产算起,新产品密封圈让多年亏损的钱桥橡塑厂3年创下72万元产值。而今,钱桥公社早已合并成为青村镇。2018年规模工业产值预计实现129亿元,全年税收收入30.3亿元;目前全镇拥有上市挂牌企业38家,市级企业技术中心3家,区级企业技术中心15家。

  “韩琨事件”让星期日工程师从“偷偷摸摸”到“堂堂正正”,成为改革开放初期一支“科技轻骑兵”,为经济社会发展贡献了巨大的活力。(记者 曹继军 颜维琦)

上一篇: 奇迹MU觉醒新版本内容前瞻 魔剑士自由转职 下一篇:没有资料